凤勾情


时间:2021/3/12 1:05:01

他一定是太久没碰女人了!

否则光是一缕清香、一件兜衣怎么会惹得他心猿意马、血脉偾张、不能自已

遇上这个未曾谋面的娇媚小女子他立刻从彬彬君子变成爱吃豆腐的登徒子谁知她竟然是他四年不见的亲亲妹子!

更糟糕的是,他从此再忘不了妹子的妖娆身躯……他知道这样的感情是一种禁忌只好找个花娘以求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可不知为何,他总在花娘的身上看见妹子的形影……而当他被爹爹强迫和一个陌生女子举行婚槽他除了直叹老天爷真是不公平就连洞房花烛夜,都引不起他的兴趣……

对我而言,写小说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因为可以把自己脑海里的故事化为文字,也可以把现实生活中不美满的爱情美化。

每当完成一个故事,就有一种梦想实现的兴奋感!

贩卖梦想的工作,我非常喜欢也写得很起劲。

很少人能真正喜欢自己的工作,我很幸运能把工作和兴趣兼顾──虽然我从没把写作当成吃饭的工作。

但是,再怎么喜欢的兴趣也有令人讨厌的事。

我最讨厌的事……写序,替主角取名,还有想切合故事内容的书名。

每一次想主角的名字和书名,我便要抱起一本厚厚的辞典翻来翻去,往往命名的时间比想剧情还费时间,真是令人伤脑筋的一件事。

后来觉得太麻烦了,我终于想到一个很简单的方法──(嘿嘿嘿,偷偷告 0诉你们!)身为一个作家,当然要时时观摩其它作家的大作。基于偷懒的心态,我都会特别注意配角的名字,如果不错看又好听的,那就……成为我下一本书的主角名了。

所以各位读者大人,若你们有看到一样的名字,可千万不要乱说我是抄袭他人的作品,只不过是借用他人的配角名字而已……嘿嘿嘿!

相,反而要配合爹爹的计画,狠狠恶整他一番。

谁教他害她过了四年欲求不满的日子!今晚,她只是小小报复一下。

「赶快把你的衣衫穿好!」阙昊天转过身压下心头狂烧的欲火,不敢看向那妖娆女体,生怕自己会把持不住,一口吃了她。

「人家本来穿得好好的,是有人故意把人家的衣服扯开来。」她一边把衣带系好,一边轻声抱怨,让阙昊天的脸整个烧起来。

谁想得到当年的黄毛丫头会变成今日妖艳的女子!

他轻咳数声,掩饰自己的不自在。 「你何时回到澐龙阙的」还是换一个比较安全的话题吧。

「已经回来大半个月了。」胆小鬼!阙凤吟抿嘴偷笑。她怎会不知昊哥哥心中的想法呢!

「怎么没人通知我」「昊哥哥行踪不定,要阙里的人怎么通知你」其实是她阻止商叔叔他们通知昊哥哥,打算给昊哥哥一个难忘的惊喜。

嘻!看昊哥哥今夜的举止,他是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今夜发生的事。

「算了!」他抬头看看夜色,高挂的月轮也已躲入云层里。 「时候不早了,昊哥哥送你回房休息吧!」两人一前一后,一路上默默无语,回到伫凤阁。

「你自己进房吧!昊哥哥就送到这里了。」不等妹妹开口,他便落荒而逃。

他怕多留一刻,又会做不该故的事……该死的是,他明知不该,却又挥不去想抚弄凤儿娇胴的欲望。

天啊!他……怎么会对自己的妹妹存有不该有的欲念

若真侵犯了凤儿,他死千万次也难赎其罪愆,还是远离凤儿才是对的。

望着阙昊天远去的背影,阙凤吟唇角扬起一抹诡笑。

昊哥哥,你是逃不了了──

阿英一见主子回房,便将她迎到梳妆台前坐下。

她撩起主子的秀发,慢条斯理梳埋那犹如盛夏瀑布的黑发。

「小姐,你今晚回来迟了──」她惊见小姐颈子的地方印着紫红色的痕迹, 「小姐,你的颈子……怎么被虫子咬了」阙凤吟捂着昊哥哥留下的吻痕,她不想让别人知道这么私密的事。

「阿英,你也累了,回房去休息吧!」这个阿英是很忠心,可爱大惊小怪的性子真让她受不了。

「可是……」小姐纠结的长发,没有她帮忙梳理,行吗

阙凤吟不耐的将阿英推出房, 「只是梳个头发,难不倒我的。」关上房门,她迫不及待地奔向澡堂。

来到铜镜前,阙凤吟撩开衣襟。见紫红色的吻痕由颈子来到胸前,她不禁掩着嘴吃吃傻笑。

天啊!她真像个花痴,追着男人跑。

不过,她只追着昊哥哥一人。为了得到昊哥哥,别说发花痴,就算做个傻子她也愿意。

想到昊哥哥的吻,她就笑得好甜……她就像恋爱中的女人,心满意足的上床休息。

今晚,她一定会作个很美的春梦…同一个时间,昊日楼却传出惊天动地的吼声,吓得澐龙阙人心惶惶,只有阙凤吟未受影响。

阙昊天站在井边冲着冷水,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会有如此污秽的思绪。

凤儿是他的妹妹呀!

他……怎么会作那么荒唐的梦!

冰凉的井水暂时冷却了体内的欲火,却无法冷静他的脑袋,为他指点一条明路。

凤儿由镜月池走出来的一幕,妖娆成熟的女体深深印在他的脑海里,无法抹除消灭,几欲逼他想不顾伦理侵占凤儿的娇胴──他到底该怎么办

第二天晚上──为了欢迎妹妹回来,阙昊天特地在昊日楼的花园设宴洗尘,阙凤吟独自一人赴宴。

阙凤吟一入座,阙昊天便殷劝地夹菜给她, 「凤儿,这些都是你爱吃的菜,多吃一点。」「想不到昊哥哥还记得我喜欢吃什么。」「只要是你喜欢的,昊哥哥都记在心里。」阙昊天温柔笑着。

这虽是简单的一句话,但话中所包含的深切关怀,却让阙凤吟感动不已。

她最喜欢昊哥哥──不对,是最爱昊哥哥了!

「四年前,你为何匆促离开澐龙阙」这一直是他心里头的疑问。

「爹没告诉你吗」阙凤吟满足的咬一口玫瑰松子糕。嗯!还是住在家里最幸福 当然,还要有心爱的人陪在身边。

阙昊天摇摇头。 「爹只说时间到了,你就会回来。」这一等,却让他等了四年。

「你到底为什么离开」见她碗空了,他赶紧替她夹菜。

「昊哥哥,你别只顾着我,自己也要多吃点。」她夹起一块栗子糕送到他嘴边,「来,我喂你。」看他吃下她喂的糕点,阙凤吟笑得好开心。

嘻!他们就像一对恩爱的夫妻……「赶快回答我的问题!」他阻止她继续喂他吃东西。

「爹没告诉你吗」她眨着无辜大眼问道。

「没有!」他咬牙切齿的回答。 「不要再考验我的耐性!」她敢再把问题丢回给他,他就先打她屁股。

「其实,我为什么离开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为了什么而回来。」「好!那告诉我,你为什么回来」「为了嫁人。」嫁给她心爱的男人。

她笑得好灿烂,却给了阙昊天莫大的冲击。

「你想嫁人!」阙昊天不敢置信的咆哮,手中的筷子让他在一怒之下用力折断──他真正想折断的是对方的头。

见阙凤吟点头,他觉得自己的心好似被刀绞碎一般,痛得没知觉了。

凤儿是怕的心肝宝贝,从小就让他捧在手心里呵护,他从来没想过她会嫁人。而且她才刚回到澐龙阙,怎么可能马上就要嫁人

他不要凤儿嫁人!他不要!

只要他在的一天,谁都别想娶凤儿为妻,他会照顾凤儿一辈子的。

「凤儿,你才十七 岁,不觉得太快了吗」阙昊天不想厘清心中的不满,一心只想让凤儿打消婚嫁的主意。就算要他养凤儿一辈子,他也愿意。

「很多女人在我这个年纪,都已经是好几个孩子的娘啦!十七 岁算晚了。」而且他也等不及了。

见她急着嫁人,阙昊天不由往别虚想。

:凤儿,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他一颗心提得老高,心里害怕听到他不想听的答案。 「你要嫁的就是你喜欢的人」见她花颜灿烂,答案不言而明。他心中涌起一股酸怒和不甘。

凤儿打小就是他捧在手心疼爱的宝贝,谁都没有资格和他争,更别想要他让给别的男人。他做不到!

四年前,爹没有经过他的同意就送走凤儿,甚至不允许他到城里别苑探望;四年后,他挂念的宝贝妹子是回来了,却又马上要属于另一个男人……他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想到她有另一个男人,像他昨晚一般爱抚她的矫胴,他就恨不得将对方千刀万刚、碎尸万段──天啊!他怎么会有这么该死的想法

凤儿是妹妹呀!他怎么会对自己的妹妹有这么可怕的念头

他应该祝福她,可是……他实在说不出违心之论。

想起昨晚在镜月池畔所见的美景,一团欲火便在小腹里燃烧。若不是还有一丝理智,他才不管眼前女子是不是自己的妹妹,直接就扑上去吃了她。

「见你这幸福的笑厉,昊哥哥应该祝福你。」压下心中的苦涩,他举杯敬酒。

再好喝的陈年醇酒,落入失意人的口中,都变得苦涩而难以下咽。

「我也祝福昊哥哥。」她亦举杯。

「我有什么好祝福的」他苦笑道。最重要的宝贝被人夺走了,他还有什么值得祝福的

「怎么,爹连这件事也没跟你说吗」阙凤吟故作诧异。

「我出外巡视商行近两个月,昨晚才回到澐龙阙,怎么可能见到爹!」「说的也是。」她点头附和。

「凤儿。到底是什么事」「不只我要嫁人,就连昊哥哥也要娶妻了。爹打算将我们两人的婚礼一起举行。」也就是说,爹打算让他们两人拜堂完婚。这可是她四年来朝思暮想的婚礼。

「什么!」阙昊天惊愕大叫, 「这是什么时候决定的」他竟然不知道!

」你的亲事在四年前爹就帮你决定了。」看昊哥哥天气得脸色发青,她心疼的想告诉他真相,可是她答应过爹,要到洞房花烛夜才让昊哥哥知道新娘子就是她。

「难道……爹都没有跟你提过吗」她只好对昊哥哥说对不起了。以后再好好补偿他。

「有!」他不悦地眠紧唇瓣。

四年前,凤儿离开澐龙阙时,爹曾经提过他的婚事。当时他不甚在意,后来因为忙于阙里事务而忘记了,如今又被提起,却已是佳期抵定。

怒气一发不可收拾,阙昊天恨不得捏碎老爹的脖子。

爹凭什么决定他的婚事!竟耍他娶一个不知是圆是扁的女子为妻,甚至连哪一家的姑娘他亦不知──「昊哥哥!你的手……」凤儿的惊唿引起阙昊天的注意,他抬起手掌,赫见斑斑血迹。

他误把酒杯当成老爹的脖子,竟在不知不觉间捏碎,瓷器的碎片还嵌在掌心。

身体的痛楚,抵不过心头的苦楚。

「昊哥哥,你为何……」一点都不爱惜自己红着眼眶,她难过得说不出话来。

坐到他的身边,她小心地握着他的手,细心为他挑出伤口里的碎片。

「痛不痛」她专心在他的伤口上,完全忽略阙昊天那柔得快滴出水来的眼神。 「痛要说一声哦!」她为了清理他的伤口斜倚在他的身边,处子的体香如空谷幽兰飘进鼻中,脑中不由自主想起昨夜香艳的记忆,他一直努力压下的欲火又开始狂飙。

他想把凤儿拥入中恣意宠爱,理智又拼命压下那不道德的想法,不时提醒自己凤儿是他的亲妹妹「好了!」包好他受伤的手掌,阙凤吟抬头娇笑, 「别再那么不小心了,见你受伤,我的心会很痛的。」见那对自己笑的清丽容颜,他的理智溃堤了,一把将她搂入怀中,低头吻住地想了一日夜的红润樱唇。

这一刻,他忘了凤儿是他的妹妹,只知道怀中的女子强烈的吸引他,勾起他的欲望。

霸道的唇在她的唇瓣上肆虐,灵活的舌头一逮到机会就窜入她口中,和她的丁香小舌纠缠得天翻地覆。

阙凤吟虽讶异昊哥哥在得知她身分后又吻了她,可是如此大好良机,她自是不会错过。

她主动揽住他的颈项,毫无保留的响应他的索吻──呵!昊哥哥的吻真棒……在模煳的思绪中,她唯一所知是他炙热的唇舌让她整个人都瘫软在他怀中。

她嘤咛一声,感觉到拥着她的手臂收紧了,两人的身躯更加贴合,炙热的火龙隔着衣衫抵着她私密花园,她不由自主的扭动娇躯,让他火热的昂扬更深抵入她的阴柔。

她的配合更加刺激他的淫欲,他扯开她的衣服,将她放倒在长椅上,压住她纤弱的矫躯。

「凤儿!凤儿……」他捧起她丰腴的雪乳,贪婪品尝手中泛着乳香的绯红花蕊。

「你是我的!只属于我一人!」谁也别想跟他抢!

「昊哥哥,凤儿永远都是你的人……」意乱情迷的阙凤吟揽紧胸前的头颅,毫不知羞地娇喊。

纤纤玉指摸进他的衣襟,抚摸他壮硕厚实的胸膛,烫人的体温也炙热了她暗许的芳心。

绵滑细腻的抚触,本该是极乐的享受,但胸口那蠢动生涩的抚弄,却犹如一盆冷水由头兜下。

「天啊!我做了什么」一把推开躺在他身下的凤儿,他抱头狂啸奔出昊日楼。

他差点就犯下逆伦的滔天大罪!

一定是因为太久没碰女人的关系……他自我安慰的想着,犹不肯承认自己对凤儿有手足之外的感情。

阙凤吟跌坐在地上,望着阙昊天狼狈奔离的背影,脸上有阴谋得逞的奸笑,还带着一丝丝遗憾。

啧!又逃了。

昊哥哥,在你心中,还当我是你的妹妹吗

没有一个做哥哥的会自己的妹妹做出那么亲密的动作。

昊哥哥,你何时才会承认你心中的爱意呢

「商叔叔,你说昊哥哥要你去替他找一位干净的窑姊儿」阙凤吟忧愁的重复商应的话。

唉!昊哥哥已经避着她好多天了──她会不会玩得太过火了

再这样下去,她的勾情计画也不用进行了。

「是的!所以属下前来告知小姐,看小姐要如何处理。」阙主特别交代过,要所有人暗中帮助小姐得到少阙主的心,一切都得依照小姐的计画行事。

见阙凤吟低头不语,商应出声叫唤, 「小姐」「商叔叔,昊哥哥他…」﹂阙凤吟硬着头皮问出心中疑问, 「他是不是常常找窑姊来……」「小姐尽可放心,少阙主不是那种贪花好色之徒。」「那……为何……」要找个窑姊来消火呢

「这就要问问小姐自己对少阙主做了什么了。」商应忍住笑意,一本正经的回答。

一向冷静的少阙主,见过小姐后就整个失控了,变得暴躁易怒,动不动就对下人发脾气。

看来阙主的如意算盘打赢了,小姐也会得到一个如意郎君……就是苦了少阙主被他们父女折腾。

阙凤吟委屈的咬咬唇瓣。她什么也没做,昊哥哥就避她如蛇蝎;她要真做些什么,昊哥哥早逃之夭夭了。

既然昊哥哥想要女人,她就给他一个女人吧!她一脸奸笑。

昊哥哥以前有过多少女人她不想知道,既然她已经回到昊哥哥身边,她才不会让昊哥哥碰除她以外的女人呢!

「商叔叔,我们就照昊哥哥所求,给他一个女人吧!」「小姐,你──」「把耳朵靠过来。」阙凤吟示意道,在商应的耳边低声交代, 「一切照我吩咐行事。」「是!」商应忍住胸中笑意退下。

小姐亲自出马,少阙主是在劫难逃了!

阙凤吟微微一笑。山不来就她,就由她去就山吧!

既然昊哥哥逃避她,她只好主动出击了。

上一篇:古今旗谈第一部多时空穿越者作者:anuebot 下一篇:杨过的偷窥